天津五金价格联盟

李恩义《金瓶梅》里的官场众生相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

《金瓶梅》的作者是大手笔。描写官场十分入情和独到,占据了本书很大篇幅,也是此书中最成功的部分。作者把官场百态描写得淋漓尽致,描写的公务员对象下至知县以降——县丞、狱卒甚至驿丞,中到巡抚、御史,大到朝廷高官蔡京、王黼之流,上至最高统治者徽宗皇帝,无不精彩纷呈。

这里既有贪官污吏,又有谦谦君子、耿耿忠臣,更有昏聩皇上。作者把一个清晰的官场呈现在人们面前。现在让我们抽丝剥茧,看作者兰陵笑笑生是如何描写官场的众生相的。 

一、钱能通神

先说故事发生地清河县父母官李拱极。

武松在景阳岗上赤手空拳打死了老虎,被老百姓拥戴到清河县衙。知县李拱极委任武松为都头。在外人看来李拱极挺重用人才的。实际上是他相中了武松的一身好功夫。武松到任不久李拱极就委派他去东京替他给上司和家人,送自己搜刮到的银子和物品。

武松为他办了那么重要的事,应该说武松对他是有恩的,他应把武松奉为上宾。可是金钱这玩艺儿一旦掺合进来,李知县心中的天平立马就倾斜了,变得翻脸不认人。

且看李知县是如何作为的。

西门庆和潘金莲合谋杀死武大郎后,心中十分害怕,到处打探消息。这天他和在县衙当差向外传递消息,以赚取银钱的李外传正在狮子楼喝酒。那时没有手机没有摄像头,不过还是被锲而不舍的武松打听到了西门庆的下落,于是武松风风火火追杀西门庆到狮子楼。

西门庆从二楼上的窗户向下一看,来者不善,借故溜走。武松见仇人分外眼红,把仇人扔下狮子楼。武松没见过西门庆,不想错把李外传当成了西门庆而误杀了李外传。武松被押入大牢。

西门庆从狮子楼,跳到后院胡医生家的厕所里,狼狈逃回,捡了一条性命。西门庆吓得心惊肉跳,赶忙与潘金莲商量对策。为了免除后患,潘金莲则一力撺掇西门庆“上下多使些银子,务要结果了他(武松)。”一再嘱咐西门庆“休放他出来”,二人一拍即合。于是西门庆送给李知县一副金银酒器,五十两雪花银,上下典吏也使了许多银子。

作者说“原来知县、县丞、主簿、典吏、上下都是与西门庆有首尾的。官吏通同计较。”

俗话说,有钱能买鬼推磨。李知县收了重礼,心中的天平倾斜了,一夜翻了脸,屁股坐到西门庆一边。当下拶了武松,打了五十大板,拿长枷挟了。并打着官腔训斥武松,说,你也是本县都头,不省得法度?自古捉奸捉双,捉贼见赃,杀人见伤。你那哥哥尸首也没了(西门庆已买通烧尸的何九烧掉,毁尸灭证)又不曾捉得奸……你不可造次,须要寻忍……当止即止。(第九回)

李知县是封建社会官僚机构中一名基层官员,即人们常说的七品芝麻官,也是他们标榜的百姓父母官。对老姓却一吓、二压、三打、四搜刮,这是统治者惯用的伎俩。

 二 、疯狂的搜刮

西门庆的朋友花子虚的浑家李瓶儿,原来是北京梁中书的小妾。大宋政和三年元宵节那天,梁中书被山东梁山好汉李逵杀死后,李瓶儿和养娘从梁中书家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,二两重一对鸭蛋青宝石,逃往东京投亲,被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娶为家室。

一个地方官就搜刮了一百颗西洋大珠和价值连城的宝石,况且这只是李瓶儿一个小脚女人能方便携带的,这大概也是梁中书家中极少一部分。这些无价宝够一万个劳动人民吃多少年啊!

花子虚的叔叔是个太监,放任广东做官。死后因弟兄分财不公,告到开封府,花子虚被抓入大牢。花子虚的老婆李瓶儿因与隔壁的西门庆通奸,有了这种情人关系,就央西门庆想法托人送礼,打点开封府尹。

她怕把花太监的财产分去,就把六十锭元宝共计三千两银子,四口描金箱柜蟒衣玉带,帽丝绦环提系条脱,值钱珍宝好玩之物搬到西门庆家藏匿起来。花子虚的叔叔仅是个太监,做官后就贪婪无比,仅放入西门庆家的财产就如此之多,那没放他家的东西呢?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,这些官员心是多黑啊!

三 、钱权交易

 西门庆是清河县第一大户。人有了钱就想找靠山,傍官府,寻求保护伞,攫取更大利益,以便使子孙永固富庶地位。西门庆为了达到目的,就千方百计钻营。看来今天有的大款,原来同西门庆如出一辙,这些人有了钱就千方百计傍官员,现在政府机关不好进,就想方设法弄个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当当,以便捞取政治资本,无疑西门庆是这些人的好老师。

西门庆的亲家陈洪的亲家是朝廷提督杨戬。他通过杨戬巴结上最高权贵蔡京蔡太师。蔡京是崇政殿大学士、吏部尚书,管着全国的官员。

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权倾朝廷。

西门庆为了巴结上蔡京这个高官,每年的六月十五蔡京生日,都去给蔡京送生日礼物。一次就送去“四幅捧扬银人,都是一尺多高,甚是奇巧。两把金寿字壶,两副玉桃杯,两套杭州织造的大红五彩罗缎缤丝蟒衣,两匹玄色焦布,比杭州织的花样强十倍。”(第二十五回)

西门庆送那么重的礼,果然得到了回报。蔡京让他当上了山东提刑府副千户,相当于省公安厅副厅长。连亲自去东京送礼的两个家人也跟着沾光。吴典恩被封为清河县丞,来保当上了山东郓王府校尉,都吃上了皇粮。

点下方“阅读原文”看本号“约稿需知” ↓↓↓猜你喜欢

海凌|豫北的“黄糊嘟”,香浓似乡愁

李恩义|安阳的马氏庄园与邢氏庄园有什么渊源与交集

王德兴|我拿什么奉献给你?(一位军人的乡愁)

马智勇| 这个河南安阳人曾“点燃”诗坛,如今鲜有人知



举报 | 1楼 回复